“書寫芙蓉發展?文學走進威鑫”采風活動作品 :周師傅的幸福生活
發布時間: 2019-05-31 作者:徐曉燕 來源:公交分公司

我抱起浴袍剛走到在電視機前,天氣預報說明后天大降溫、雨夾雪。老爸說,這樣的天氣一周洗一次澡就可以了,你們天天洗澡,硬是不覺得冷呀。說起洗澡,是人這輩子最頻繁的事之一。可能在城市的你已經習慣天天洗澡,浴霸開起,有的還可以用浴缸泡澡,雖是大冬天,可洗澡也是件愉悅的事。

冬天必下雪的威鑫煤業地處敘永縣正東鎮。早些年,礦工們冬天洗澡就不是件那么享受的事了。“那時井下還沒完全機械化,我們下班出井,有時衣服都還是濕的。一出井口,頂著刺骨的寒風,還得拐幾道彎才能到澡堂。澡堂里到處冰冷,湊合著洗去身上的煤塵趕緊回家……”威鑫煤業采煤隊80后班長周付友說著他剛來礦上時的情景。

有人說礦工邋遢,身上有個味,他們的臉和手總也洗不干凈,有時眼睛像畫了眼影、眼線一樣。這些艱辛,旁人可能想象不了。不是他們喜歡邋遢,在那些年,上個早班天不亮就得出門,在沒有機械化的工作面一干就是八九個小時,等熬到了出井洗個澡也不那么順暢,澡堂不僅又冷又濕,有時熱水還供應不足,更別說能洗得舒服了。

“現在,我們下班一出井口就可以直接進澡堂了”。周付友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:“如今的職工澡堂,不僅新增設了幾十個沐浴噴頭、還新修建了浴池,聽說是引進了空氣能熱水設備和采暖設備,更衣室也安裝了散熱器,現在的澡堂在冬季低溫下室內溫度均保持在20攝氏度以上,而且熱水供應非常充足,我們再也不會為冬天洗澡煩惱了……”

威鑫的職工不僅在洗澡條件上有了質的飛躍,食、住、行方面都得到了質的改善。

周付友家在威鑫煤業附近,他慶幸自己那時不用住礦上的宿舍,工友們下班的日子是無聊、空虛的,打撲克是唯一的休閑方式。現在好了,威鑫煤業在正東鎮購買了幾十套職工住房,工友們在休閑時可以逛街、購物、喝茶泡吧。在礦區內也實現了Wifi全覆蓋。工友們只需要手機就可以上網看電視、讀書、看報,還可以通過網絡與家人、朋友視頻聊天。傍晚,家屬們還可以在操場上放起音樂,跳動感的廣場舞,休閑的時光充滿了陽光。

周付友提起剛進威鑫時在食堂吃飯的情形,悶了悶說:“那時的飯菜還將就吃得飽,因為出井來餓了嘛,現在食堂的飯菜好得多了,每天葷素搭配有好幾個品種,色香味能趕得上正東的餐館了。”眼見為實,同周付友一同來到食堂,在沒有事先準備的情況下,食堂窗口上的菜肴果然讓筆者有了吞口水的沖動。

民以食為天,食以安為先。為讓職工吃得放心、吃得舒心,威鑫煤業與敘永縣麻城鄉無公害蔬菜基地簽訂蔬菜長期供應協議,并對該地的蔬菜品種、質量進行不定期檢查,讓職工吃上了放心的原生態蔬菜。同時,考慮到居住正東職工晚餐難的問題,公司專門在正東宿舍樓設立職工小食堂,職工們晚餐只需花5元錢,就能吃到一葷兩素一湯一主食的營養搭配膳食,徹底告別了正東職工每晚東奔西竄找餐館的歷史。

在慶幸自己不用住宿舍的同時,周付友對“行路難”發出聲聲嘆息:“特別是下雨天上早、晚班的時候,路也看不清楚,摩托車近半個輪胎都陷在“稀泥爛窖”里,就像是老牛拉破車一樣,那個味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。如今,進礦區的路面是一條6米寬的瀝青公路,沿路還安裝了路燈,我是瞇著眼睛都能跑個來回……”周付友說著發出陣陣笑聲。

如今的威鑫煤業,已成了職工溫暖的家。每年年底停產檢修時,職工們問的第一件事就是“何時復工”。當提及礦上的效益如何,周付友自豪地說:“現在的采煤工作面全是機械化操作,我一個月的收入還不少呢,這威鑫煤業,我是來對了。”

上一篇: 唯有“和平”才是強國之根本----讀《和平與愛》一書有感 下一篇: 《花海》·歌詞

關閉

新浪cba